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公车上我那敏感的身体
公车上我那敏感的身体

公车上我那敏感的身体



  我叫雅妍,今年二十二岁,十八岁便踏入社会工作,凭着上进的毅力,现在是在一间上市公司当行政主任。十九岁我便开始独居的身活,因为自小便父母嫌弃是女儿,便跟外婆外公生活,两老在我十九岁的时候相继去世了,我便离开故居,租了新房子,展开属於自己的生活。

  公司下班的时间是下午五时,这天我六时才离开公司。回家须乘搭工车,也只须十分钟而已,不过在繁忙时间里,会多几分钟时间。

  由於很多上班族都在这个时段下班,等候公车的人不少,公车很快到来,我随着人群挤进车箱之中。车箱中人很多,右手挽着公事包,左手欲找着扶手,但不由我选择,已被挤到人堆之中。

  後面的人群突然猛力一撞,我失去平衡撞到面前那人身上,那人身高跟我差不多,我勉强移过头,才没有一脸贴上人家的脸上,但身体却无法动弹,整个压在那人的身上。

  这时候公车开了,人群也平静下来,由於人挤得针也插不进,我只能维持原状,尴尬地紧贴着那人的胸膛。因为我的头正在那人的头侧,彼此的侧面几乎贴着,所以我并没有移动头颅,恐防自己的脸会碰到那人的脸。但刚才一个照面,是个约三十岁的男人。

  我的身体也不敢乱动,因为紧压着对方的胸膛,害怕被对方误会自己是故事磨蹭他。但是,我虽然没有移动,但还是要呼吸的,胸脯定会自然起伏。渐渐地,我感觉到下方被硬物顶着,再蠢的人也知道是甚麽事情了。

  我更加尴尬,却又无可奈何,可恶的是对方竟在微微移动,我气得咬着唇,忍受着对方不礼貌的行为。却在这时,我的臀部也被人摸上了。我感觉到那双手正是眼前这个男人的,我终於别过头,狠狠地瞪着他。

  他不单毫无惧意,还冲着我微笑,更突然在我唇上轻轻一啄,我立即转过头,不再看他的脸。我感到万分羞辱,除了初恋男友,我再没有被别的男人吻过了,如今竟然被如此恶劣的男人吻到,真的气死我了!

  可是,气还未消,那双在我臀上的手更加过份,顺着我的线条抚摸,并用手指逐寸逐寸的拉起我的裙子。那欠一寸便及膝的贴身裙被拉成仅能包着臀部的迷你裙,那双卑劣的手一直抚摸我的大腿,我开始感到恶心及害怕了。

  手很快便滑到我的秘地上。我习惯穿丁字裤的,因为套装裙大多是贴身设计,我才不要内裤的外型勾勒在裙子上,这样太不雅观了。想不到这次反而让这个男人得到平宜,揉搓了我的臀部一会後,手便移到前面来,隔着内裤抚摸的我的阴户。

  被别人摸到这个地方,我不禁轻微挪动身子,这样反而刺激了他,他的口在我耳边低叹一声,然後将嘴吧贴在我的耳上吹气。

  「噢!我的天!」我心中不禁低喊。耳朵可是我最敏感的地方,被人轻抚或是吹气都会使我全身酥软,浑然无力,且很容易便被挑起性慾. 这次他他误打误着了,真糟糕!我紧咬着唇,忍耐着那几乎欲夺口而出的低吟。

  但身体已更加无力地靠在他的胸膛上,而他的手指也掰开了我的内裤,勒在阴唇外侧,手指便肆意地揉弄我的秘地。可恨的是他的嘴巴并没停下来,在我耳边呼吸着热风,我的下巴无力地搁着他的肩上。

  他似乎察觉到我的变异,继续在我耳边呼吸,而我的秘地亦不听使唤,不理我的心里多麽难堪,依然渗出蜜汁。

  那人的手指揩抹出蜜汁,并像涂油般涂抹我的阴户,然後再滑进紧闭的阴唇间,揉捏我的小珍珠。

  是耳朵被人呵痒,还是因为太久没被男人碰过呢?抑或是我真的有着淫荡的因子?怎麽被人非礼还会渗出蜜汁的呢?就在小珍珠被揉搓的瞬间,心底里也涌起一份久违了的兴奋感觉,我痛恨这份感觉,也痛恨那股想呻吟的慾望。

  我的蜜汁渗过不停,小珍珠也被搓得热辣辣的,这时,一种奇怪的感觉从珍珠处直传到脑门,一股酥麻的感觉袭击我的神识,我快要支持不住,好想放声呻吟!但眼看到公车正在靠站,这正是我下车的车站。

  那股酥麻的感觉像波浪般扩散,小腹不自禁地收缩,双腿变得软弱无力,似要倒下来的样子,这种感觉使我极度无助与旁徨,就在我快要呻吟的时候,车箱里的人潮已开始移动,那只手停了下来。

  这也是我该下车的时候,我便收拾情绪,随着人群下车,下车後,我朝车箱看去,那个男人依然一附笑脸的看着我,目光似乎意犹未尽。我立即别过脸,听到公车离去後,才举步回家。

  【完】